策点洞察

导语:没有战略的企业,是不可能长久的,但战略决策出现失误、逆周期而为的,更会让好端端的企业马上坠入深渊。

莎士比亚《奥赛罗》里写道:都是月亮的错。那盈月低垂,驱人类疯狂。

满月,容易让人失去理智,都发起疯来了,很多人却无视月盈月缺是有周期的;也许,甚至有人还怪月亮走错轨道。

2019年,是一个特殊的年份,如今过了中秋月圆日,再回首,已有一大波“首富”变成了“首负”,他们都未能抗过周期魔咒的煎熬。

宁波首富被立案调查、再提以资抵债

宁波银亿集团

万丈高楼,是一块块砖头堆砌起来的,非一日之功,然大厦的崩塌,那是分分钟钟的事。

对于老牌宁波民企和它的创始人熊续强来说,从宁波首富到破产重整还不到一年。至今为止,深陷流动性困局的银亿股份(ST银亿;SZ:000981)仍是“衰报”频传,近日正式因涉嫌信披违法违规被证监会立案调查。

ST银亿9月15日公告称,公司收到中国证监会《调查通知书》,因公司涉嫌信息披露违法违规,根据证券法的有关规定,中国证监会决定对公司立案调查。

同日收到《调查通知书》的还包括实控人兼董事长熊续强、副董事长张明海、副董事长兼执行总裁方宇、董事兼总裁王德银、财务总监李春儿等5名高管。

二个月前,ST银亿及相关人员还收到了证监会甘肃监管局下发的《行政监管措施决定书》。该决定书显示,ST银亿2018年度共发生7笔大股东非经营性资金占用,资金占用发生额为34.51亿元,违反了《上市公司信息披露管理办法》相关规定。

截止4月30日,银亿控股及其关联方尚有22.48亿元未归还,占最近一年公司净资产的15.38%。

2011年,银亿股份借壳甘肃上市企业S*ST兰光上市;2019年6月14日,ST银亿母公司银亿集团及控股股东银亿控股向宁波中院申请破产重整。

截至2019年上半年,ST银亿一年内需偿还的债务及借款总额合计为82.4亿元,公司正面临着较大的偿贷压力。

宁波银亿集团创始人、董事长兼总裁熊续强

银亿的重整申请能否通过,何时会进入重整程序,特别是大股东什么时间内偿还占用资金,未能如期偿付的债务又将如何处置?这一个个问题目前依旧没有答案,存在重大不确定性。

虽然破产重整并非破产清算,但是债务黑云笼罩于银亿的头上,银亿获得重生的希望也许会有,但似乎很渺茫。

不过,宁波首富熊老板也一直争取自救,且表露决心:“就算所有宁波人都跑了,我也不会走。我一直对公司充满信心。”

9月16日晚间,ST银亿披露的公告称:公司与银亿控股、宁波如升实业有限公司和实控人熊续强签署《以资抵债框架协议》,熊续强控制的如升实业拟将其持有的山西凯能股权转让给ST银亿,用以抵偿银亿控股及其关联方对公司的占款,因本次仅签订意向性协议,具体抵债金额尚不确定。

以资抵债的“大招”,银亿玩的已不是第一次了。

前次实施以资抵债之后,控股股东银亿控股及其关联方对ST银亿的非经营性资金占用仍未偿还完毕。《界面》的一篇相关报道中称,“覆巢之下,安有完卵。据上述公告,银亿控股用来抵债的山西凯能也并非可靠资产。”

通过进一步梳理,山西凯能的主要资产为通过其全资子公司“灵石国泰能源”控制的五家煤矿企业,目前灵石国泰股权和这五家煤矿企业股权及采矿权处于抵质押状态,且五家煤矿企业部分股权处于冻结状态,存在被质权人处置的风险。

无独有偶,一个月内,也就是ST银亿8月24日公告中提及的另一起“以资抵债”,同样存在类似的情形。

该公告称,控股股东银亿控股拟以其全资下属子公司宁波聚亿佳持有的普利赛思100%股权抵偿对ST银亿的部分占款4.24亿元。

问题是,普利赛思所持有的唯一资产目前也处于质押和冻结状态,与此次抵债的山西凯能的状况如出一辙,存在被质权人处置的风险。

熊续强(左1)在银亿南京公司

没有战略的企业,是不可能长久的,但战略决策出现失误、逆周期而为的,更会让好端端的企业马上坠入深渊。

总结宁波首富熊续强的“败绩”,有“跨界死”、资金链等问题,但这些仅是表象——作为宁波标杆性的甬商家族企业,ST银亿陷入债务危局的深层次问题是熊氏家族的心态。

“心态”摆不正,往往会在企业战略上出大事,极容易被一时的成功冲昏了头脑。

银亿股份原先是宁波的一家资深地产公司,成功“借壳上市”后,自2013年至2016年,公司业绩持续下滑,然从2016年起,公司以转型为名跨界进入汽车零部件领域,力求构建“房地产+高端制造业”双主业发展格局,并大手笔进行了多次跨界并购,做起了千亿梦。

银亿创始人、掌门人熊续强也不是不清醒,他曾告诫其他的宁波企业家:海外并购既是个美丽的“馅饼”,也是充满风险的“陷阱”。

遗憾的是,决定“脑袋”的,往往是“屁股”坐在什么地方。不顾融资等外部环境的变化,企图用高杠杆撬动企业多元化战略,决策上没问题吗?靠“买买买”来垒起所谓“高端制造”高台,有多少科学性、可持续性,根基会牢靠?

2019年,翻车的首富特别多

力帆创始人、原董事长尹明善

不久前,力帆股份(SH:601777)披露2019年半年报:亏损9.47亿元,而去年同期还盈利约1.25亿元。力帆新能源车的不争气,让昔日的重庆首富尹明善,度过了一个残酷的夏日,不得不“紧张”起来。

按照力帆股份的说法,接下来将会对公司业务发展重心进行调整,让摩托车排在第一位,而原本寄予厚望的新能源车“退居二线”,降至第二位。

与之同时,曾被引入力帆发展乘用车业务的力帆副董事长陈卫和力帆总裁马可也同时双双辞职,那可是尹明善曾经作为接班人培养的公司“红人”。

“人生永远没有太晚开始!”这是很多人对年龄较大、且又是大器晚成的尹明善的评价。

尹明善,生于1938年1月,今年81岁,这位力帆老掌门人,是与鲁冠球、柳传志、曹德旺等相提并论的中国第一代中国民营企业家。从年龄上,他比马云大26岁,可马云都退了,一头银短发的他,还在忙忙碌碌之中。

力帆董事长牟刚

2017年10月,力帆股份换届,牟刚、陈卫和马可三人当选董事。由于尹明善不再当董事长,不少人认为,这是“尹老爷子”为力帆“后尹明善时代”一个精心的接班布局。董事会决策层老中青三代结合,目的在于一个“稳”字,希望能平稳过渡、稳步发展。

新掌门、力帆董事长牟刚曾在受访中谈了力帆的战略规划,他说,从战略上说,力帆正“收缩防线,聚焦主业,重塑辉煌”,把所有资源向主业去靠拢,向实业再聚焦。他还强调,新能源是未来发展非常重要的着力点,“这个战略是我们无论如何都要做的。”

理想很丰满,现实却骨感。

新能源汽车补贴政策或将进入调整期,这是所有新能源车企头上的达摩克利斯之剑。眼下,“盈利难”,一直是新能源汽车市场普遍的现象,要继续玩下去,就看谁筹的钱多。

7月29日,“万安科技”将力帆股份旗下一家子公司告上法庭,原因是对方拖欠的600多万贷款迟迟未付。重庆首富尹明善,现在连区区600万都拿不出来吗?

朱文臣在中牟官渡工业园区的熙德隆一期工程竣工典礼上致辞

重庆首富600万贷款都还不上,其实也不稀奇,今年“首富”变成了“首负”尤其多。

不信?你看看,曾经的河南首富、辅仁药业(ST辅仁;SH:600781))董事长朱文臣手握16亿资金,却拿不出6千万分红款,如今又走向风雨飘摇的前夜。

目前,曾经的“白马股”辅仁药业“分红未遂”事件仍在持续发酵,不久前,辅仁药业已被证监会因涉嫌违法违规立案调查,一旦坐实,或面临强制退市的风险。

7月16日,上市公司辅仁药业发布公告,将派发现金红利6200余万元,股权登记日为7月19日;可到登记日那一天,股民们却盼来了分红取消的坏消息。

上交所当日发函追问,为何“分红爽约”?7月24日晚,辅仁药业回应称,公司及子公司拥有未受限现金不足378万元,基于公司目前资金压力较大,为保证日常经营之需,资金安排未能及时到位,导致未能按期发放现金红利。

辅仁药业,被当成A股市场的优质“白马股”,却拿不出6千万分红款,市场在质疑,舆论更是一片哗然:公司年报上的16亿多货币现金会“不翼而飞”?

吊诡的是,辅仁药业今年一季报显示,有货币资金18.16亿元,而2018年报也显示有货币资金16.56亿元,仅隔4个月后,拿不出区区6千多万元分红款,账面有问题,还是另有他因?

辅仁药业集团董事长朱文臣

2012年,朱文臣以76亿元财富之姿,首次登榜胡润富豪榜上的河南首富。好笑的是,胡润创始人、英国人胡润念到朱文臣的名字时,一个“臣”字都念错好几次,后来在观众的帮助下才正确地念出来。

其实也不奇怪,当朱文臣2013年再以85亿身家蝉联河南首富时,有媒体问他“第一桶金”从何而来,朱老板一笑了之:“英雄不问出处。”

如今,朱文臣的辅仁药业辛苦建构的“白马形象”,已开始崩塌,“首富”还成了“老赖”,让人唏嘘不已。

“东奔西走,要喝宋河好酒”,昔日,成功将宋河收入囊中,朱文臣扬名一时,“小的时候,觉得宋河就是天,长大后,觉得它还是天,只是出了问题,所以就想为这个天做点事情。”

现如今,宋河酒业的项目工地早已停工,员工的养老保险连同部分薪资还欠着;截止今年7月底,宋河酒业欠款2865万元也未归还,因“有履行能力而拒不履行生效法律文书确定义务”,郑州中院将河南首富朱文臣列为“失信被执行人”,首富成“老赖”了。

事实上,今年以来,朱文臣已多次因未履行法律义务,被列为“被执行人”9次,被限高多达11次。普通人会问:河南首富,您的钱哪里去了?

东方金钰前董事长赵宁

给我一个支点,我就敢撬动地球。

2016年4月,时年35岁的赵宁从父亲赵兴龙手中,接任“翡翠第一股”东方金钰(SH:600086)董事长一职,这是曾登上福布斯中国富豪榜“最年轻的中国富豪”的80后“富二代”。

接棒当年,公司营业收入和利润均出现了下降,可“初生牛犊不怕虎”,不惧“守江山难”,他放下豪言:我要实现的第一个“小目标”是:通过3-5年的时间,将公司的市值换一个货币符号,由人民币换作美元。

赵宁,生于1981年,今年38岁,父亲赵兴龙祖籍江苏徐州,18岁入伍进藏,转业后在云南从事翡翠贸易,曾于2007年以27亿财富登榜当年的云南首富。时隔十年,也就是2017年,他的儿子赵宁再次登上云南首富宝座,身家70亿元。

在业内,“赌石”被称为“一刀定生死”,很多人的身价性命都维系在一块石头上。深圳市罗湖区贝丽北路44号的东方金钰大厦,正门的黑匾上写着“东方金钰,中国翡翠上市公司第一家”大字。

如今,东方金钰黄金时代已逝,昔日意气风发的云南首富,变成了无处遁形的“老赖”,也许,靠赌发家的赵宁家族“劫数”难逃。

赵宁获2017年“最佳上市公司领袖”

2017年11月,东方金钰赵宁董事长荣膺“最佳上市公司领袖”,当时,成都颁奖典礼现场的大屏幕上写道:“身为目前A股市场唯一一家主营翡翠的上市公司,东方金钰有理由也有责任扛起中国翡翠玉石行业走向世界的发展大旗。”

吹牛,是从来不上税的。

今年1月中旬,东方金钰因信披违规被中国证监会立案调查。据媒体报道,彼时该公司在中国裁判文书网搜索到的相关案件有30多起。

其中一份执行裁定书记载,被执行人“云南兴龙实业”、赵兴龙、王瑛琰、赵宁名下银行账户内无存款、无机动车登记信息、暂无财产可供执行。笑掉牙了,云南首富赵氏家族竟然是“三无”,钱都去哪儿了?

事实上,上市公司“东方金钰”的账上也是可怜巴巴;一季报显示,其账上现金仅653万元左右,负债金额合计94.51亿元,其中流动负债71.82亿元,早已资不抵债了。

有媒体曾电话问询公司,想采访80后赵宁,对方回答:“公司快不行了,就这么几个人,赵总不在,连法院都找不到他,你还能找到他?”

8月初,东方金钰公告:董事会于 2019 年 8 月 2 日收 到赵宁先生、宋孝刚先生的书面辞职报告。因身体原因,赵宁先生申请辞去公 司董事长、董事及董事会下设各专业委员会委员等相关职务,赵宁先生辞去上述职务后将不在公司担任任何职务。

传承,从来非易事。抱着暴富的心态去做事,去选择杠杆,靠时间的力量慢慢积累起来财富,恐有“归零”风险,收不完的钱,还不完的债!

友情链接

在线
沟通

在线
QQ

电话
联系

13555859530

在线
留言